长沙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领跑者》出版人谭杰-分枪出发是怎样一种体验

时间:2019-11-20 09:40:10
《领跑者》出版人谭杰:分枪出发是怎样一种体验 分枪出发是怎样一种体验 文/谭杰《领跑者》杂志出版人,中国田径协会马拉松委员会个人委员 10月18日,周日,起大早,第三次去跑李宁10K,地点跟去年一样,奥森。 如果不是北马提前一个月举行,这个日子本该是属于中国跑步旗舰赛事——北马的一天。很有趣的是,北马的让位使得李宁10K得到了北京的天时,因为就在前一天,北京还经历着PM400以上的煎熬,而到了比赛当天,居然云开雾散。同样是在10月18日,北马撤出后留下的时间空白使得这一天成为中国体育史上迄今为止跑步比赛最多的一天。 10月18日的北京,从前一天的雾霾中挣脱了出来  放在奥森的比赛,总是让人欢喜让人愁。北京秋天的美景自不必说,但奥森毕竟是按照公园的需求设计的,跑道距离很准,但宽窄难料,况且以往除了北马比赛,奥森也无法做到净园。所以,如果是速度型跑者,真要被包围在人群中,没有几番拉锯战,很难突出重围. 因为最近一直在呼吁大家对跑步心存敬畏,遵守跑步礼仪,所以“领跑者跑团”也很自觉地移风易俗,参赛成员赛前各自认真热身,调整心态,不集中,不合影,不展示跑团旗帜,不跨区站位。在起点区域遇见了,点个头,算作打招呼,然后继续各自备战。 领跑者跑团在赛后才聚集起来迅速合影留念  比赛前一天晚上研读选手指南,发现赛事居然把6000人的比赛按照号码布的颜色分成了两个区,这在国内的10公里的比赛中虽不常见,但也并不罕见。接着往下读,比赛居然要分枪出发?! 这就是大事情了。一直以来,作为解决起点和赛道拥堵的最佳方案的分枪出发简直就被认为是洪水猛兽,以至于绝大多数的赛事组织者已经不再敢于向有关部门提出这一申请。也许在有关部门看来,分枪出发意味对起点区域和赛道的超时使用。 当然分枪出发是与分区站位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因为如果不分区的话,通常而言,大家都希望尽量往前站,最终的结果还是拥挤。但分区站位只要一实施,随之而来的就是对组织者管理能力和参赛者素质的考验。 赛前跑友按号码布的颜色分区站位热身  李宁10K当天的原则是,佩戴快速区域号码布的选手可以进入慢速区域,但蓝色号码布选手不能往前进入红色区域。我看到的,是身强力壮的志愿者组成的人墙隔离方式,他们用身体保证了红色区域的完整和纯洁,足够坚固,且人性化,配合红色区域入口处的裁判检查,以及红色区域内的流动裁判检查,我目光所及反正没有在红色区域里看到有蓝色号码布选手。 如此操作,看似严格,甚至有些不尽人情,但客观上保证了出发后赛道的秩序,以及快速严肃型跑者的良好体验。 但这其实还只是分枪出发的前期工作,分枪出发的效果要等到枪响之后才能看到。8点整,枪没响,响起的是低沉的汽笛声,嘉宾人手一支压力汽笛。这是一个好办法,避免了噪音和火药的双重污染,不以恶小而不为,而且这比发令枪更靠谱,能确保出声。 发令嘉宾人手一只压力汽笛  红色区域的选手如潮水般向赛道方向迅速散去,个别心花怒放者站在地点线上以计时器为背景自拍,这当然不好,但也没影响什么。 好了,对分枪出发的最大考验来了。 蓝色区域的选手没有发生想像中的拥挤,在蓝色区域最前方用人墙形成隔离的志愿者们用身体顶住了“一小撮”冲动者,裁判适时出现,引导人墙和参赛选手缓慢前行至起点,站稳,等待6分钟之后的第二枪。6分钟不算长,但足以让红区最慢的选手也跑出500米开外,留给蓝区选手的又是一条空空的赛道了。裁判让志愿者们松开手臂,面对赛道的方向,叮嘱他们听到起跑汽笛后要全速安全地撤离。他们后面的参赛者们已经躁动不安了,不时有选手踏上起点计时毯引发嘟嘟的声音,但是秩序还算井然。 8点6分,汽笛再次响起,裁判一声令下,志愿者箭一般飞速弹出,蓝区高手随之扑向赛道。 发令枪再次响起 众位高手扑向赛道  我就姑且把10月18日的李宁10K称为北京地区跑步比赛史上第一次分枪出发的比赛吧,这可能是奥森千人数量级以上的比赛中,秩序最好的一次,快速选手们尽可放心去快,入门级选手尽情享受自拍和合影乐趣。 当然,各水站水量充足,计时毯摆放合理,最后一个补给站的香蕉也足够……这都是标配了,不再单独表扬。  随州哪家医院能治好颠痫病陕西有几个癫痫病医院湖北市有癫痫专科医院吗别小看这些症状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