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影视行业三个月补税115亿,范冰冰外还有谁补了钱?

时间:2019-10-08 11:14:48

  【线索征集令!】你吐槽,我倾听;您爆料,我报道!在这里,我们将回应你的诉求,正视你的无奈。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欢迎广大网友积极“倾诉与吐槽”!爆料联系邮箱:finance_biz@sina.com

  影视圈的税收风暴,终于画上了一个阶段性的句号。

  据新华社昨日报道,从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获悉,自2018年10月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以来,截至2018年底,国家税务总局自查申报税款117.47亿元,入库115.53亿元——这比2017年前20的上市影企净利润总和还多。

  从崔永元爆料阴阳合同开始,税收就一直是影视行业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先是去年10月初,范冰冰补缴了8.75亿税款及罚款;同期国家税务总局下达《关于进一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从业者自查自纠;年底,又有消息传出,称多个税收园区将会对此前的税收优惠等政策作出调整。

  根据《通知》规定,截至2018年年底的工作主要为自查申报,虽然部分从业者已完成补税工作,但此后还将有一系列的督促纠正工作,届时可能还会有新的补税、罚款。

  此外,有从业者告诉毒眸:“这次补税的主力是明星和导演工作室,此前传言的针对影视公司的政策调整目前尚没有下文,大家也还在观望当中。而因为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很多项目都陷入了停滞,现在大家都不敢签合同。”

  115亿补税主力——明星导演工作室

  从10月份《通知》下发以来,短短3个月时间,影视行业就通过自查自纠缴纳了115.53亿巨款,这个数字相当于2018年总票房的六分之一,而2017年净利润前20的上市影企的总利润也不过才80亿。

  按照《通知》规定,凡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自查自纠并补缴税款的公司,将无需缴纳罚款。而在接下来几个月里,税务部门还将对相关公司及个人展开督促纠正与重点检查,并依照情节严重程度进行处罚。故这115.53亿均为补缴的税款,包括偷税漏税涉及到的税款和税率调整后的差值,不包括罚款。

  因此毒眸认为,绝大多数上市公司并不是此次的补税主力。

  某上市影企高管告诉毒眸,如果查偷税漏税,很难涉及到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账还是比较严谨的,因为涉及到证监会的监管,所以偷税漏税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正对上市公司有较大影响的,其实是各税收优惠地区的税收政策调整。此前的文章中毒眸曾报道过,包括霍尔果斯在内,一些优惠力度较大的地区都对优惠政策进行了调整。

  以霍尔果斯为例,在该地设置了子孙公司、借助政策省了税的公司,需要按照减税总额的一定比例(20%-40%不等),在当地投资建设有关项目。不过因为这部分金额将直接用于投资,所以并没有给这115亿做太多“贡献”。

  毒眸获悉,多数影视公司及部分公司高管在此次补税活动中补缴了一定税款,数家国内一线影视公司也向毒眸证实了这点。但由于涉及的金额差异较大,有的公司可能只需要缴纳数十万元,因此总金额无法估算。

  而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补税的主力军其实是国内的明星及导演工作室。在此次自查申报中,艺人工作室补缴了大量税款,几乎波及到了影视圈所有有点名气的艺人:有多位头部艺人,单人补税金额武汉中际医院高达数亿元,其中有很多是普通民众耳熟能详的著名演员;而某拥有较高知名度的二线艺人,累计补缴了数千万元的税款;一位名气较小的腰部艺人,补缴了千万级的税款;某些出道时间较短、2018年工作室收入100万左右的小艺人,也补缴了30万左右的税款。

  早在去年8月,就有消息称,全国演员、导演工作室在缴纳和核查税款时,均需要从核定征收转变为查账征收,且必须按照税率升高后的差值,补缴此前一定时间段内的税款(最初的说法是2018年前8个月)。

  有相关人士告诉毒眸,如果是核定征收,工作室的税率其实是远低于影视公司的,最低仅有3%-7%左右,这也是艺人普遍选择开设工作室的原因。但如果改成查账征收,因为文艺创作的特殊性,成本无法量化,所以最高税率可达42%。而到了去年12月,又传出消息称编剧工作室也需要照此模式查税。(点此阅读:影视从业者要高额补税?地方税务局:已上门辅导企业自查,但无一刀切补税比例)

  至于具体如何操作,很多从业者其实有些茫然。有不止一位缴纳了税款的业内人士告诉毒眸:“我们知道税率做了调整,但具体调整的比例和补税方式,说实话我没太搞明白。之前工作室是接到了税务部门的电话,他们将所需要补缴的额度和需要自查的内容告诉了我们。”另有从业者指出,自查自纠开始后,其工作室忽然打不出发票,导致相关业务没法开展,事后才知道是需要补税。

  上述上市公司高管向毒眸证实,明星工作室的确是现阶段补税的主力,正因如此,部分旗下签约了较多艺人的公司,也可能会受到较大影响。一般来说,经纪公司和艺人的经纪合约里,会规定一定的分成比例,若按照三七比例分成,除艺人需要补缴税款,相关公司可能也需要按照变动后的税率补缴一定比例的税款。

  不过对于此次补缴,也有相关人士指出,不太可能涉及民众比较关心的“阴阳合同”。“如果和承制公司、经纪公司分别签署合同的话,相当于这家企业需要缴纳两份税款,显然是不划算的。之前曝光的阴阳合同其实都是早年的,现在几乎没人这么做了。”

  补税之后,还有什么?

  虽然2018年的补税工作已经阶段性结束,且很多公司都未被涉及,但不少人心中悬着的石头并未落下。

  很多艺人、编剧工作室负责人向毒眸表示,因为还没有弄清楚税收政策调整后,甲方和乙方在新的合同里需要分别承担怎样的税收、工作室在缴纳了税收后个人是否还需要额外缴纳税款,因此很多项目目前都陷入了停滞状态。“去年聊的很多合同都停了,这段时间里还没听说哪个合同真正签了下来。”

  有类似困扰的还有部分中小型影企的老板,他们告诉毒眸,虽然此次自查自纠没有涉及到其公司,但不清楚是否会有进一步的政策变动,所以大家都比较担心、都处在观望状态。而一些涉及到具体影视项目的合作,也或多或少受到影响。

  部分没有经纪业务的上市公司尽管在补税阶段逃过一劫,但是更大的考验其实还在后面。此前的稿件中毒眸曾提过,许多公司每年能在霍尔果斯省下数千万乃至上亿的税收,如果按照20%-40%的优惠比例在当地投资,很多公司可能需要掏出数千万元。

  据悉,目前一些公司已经将投资款打到了当地,虽然这部分“损失”不会体现在报表里、影响到公司的业绩,但是在影视公司资金普遍吃紧、遭遇融资困难的情况下,一大笔额外投资势必会对现金流紧张的公司有所影响。而在较为偏僻、常住人口较少的霍尔果斯,如何运作好新投资的业务,更将会是一大考验。

  有从业者向毒眸表示:“霍尔果斯并不希望企业因为税收问题都离开,所以税收减免政策都还在。只是要求相关公司在当地必须有实体办公室,并且雇佣员工,为当地创造就业机会。”可即便如此,一些影视公司老板还是表示,今后一些涉及金额较大、比较重要的项目,可能不会走在霍尔果斯了。

  也正因如此,去年厦门又开设了一个新的影视园区,并提出要从资金支持、园区建设、人才培育、影视后期、播出奖励等方面来扶持入驻公司,但多位公司老板、业内名导都告诉毒眸,没有前去注册、开公司或工作室的打算。此外,很多艺人则希望通过别的方式来降低税收,例如注册性质孝感癫痫病专科医院由个人工作室变更为税点更低的公司。

  而比起眼下的担忧,更叫很多从业人员担心的其实是之后一段时间的市场:“首先,不知道这些负面的消息,会不会让观众对影视公司产生一些负面的观点、影响其消费、观影。其次,现在上映的很多影片都是前一两年拍摄的,可如果当下开机项目减少,那半年到一年之后,是否会出现片荒?”

  不过在担忧之外,也有人表露除了许昌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对于行业发展大趋势的乐观态度,认定一系列监管加严后,确实能够对行业起到正向影响。

  据了解,某名气不大的年轻演员,2018年接拍作品的片酬能达到3000万以上。但近期的一系列事件发生后,包括他在内,绝大部分艺人的片酬都有了下降,有的甚至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有上市公司高管直接表示,亿元片酬时代已经结束了。而毒眸则获悉,一个有关片酬的行业规定正在研究中,最高片酬或许将不超过30万(含税)一集。

  “虽然短期内,肯定会给行业造成一定的波动,但长远来看,对于行业内外税务不严谨的公司来说,是个警醒。”某位业内人士向毒眸表示。

  【来源:毒眸      作者:

  江宇琦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