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自然地理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7

时间:2019-10-29 15:01:16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7

      下午的情节会交代娜娜的小时候,为什么会自闭,还有为什么会接受喜欢我。

      “哼,肯定又是骗我的,我才不上当呢。”娜娜把头转过去看着窗外,我却看到她偷偷的用眼睛的余光看着我。
      “咝……好像胸口的伤口被拉裂开了。”我“痛苦”的说道,其实也不算是完全装的,因为现在确实能感觉到胸口还是特别的闷,不知道是哪个家伙踹的,下手这么狠。
      “啊,真的啊,严重么?要不要去找医生。”娜娜看到我痛苦的表情有点慌了,急忙跑过来,伸手便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要揭开我的被子。

      被子被揭开我才发现我上半身没穿任何衣服,有的地方还缠着绷带,怪不得刚才那么难受。

      “哪点疼啊?”娜娜的手在我胸口乱摸着,但是怕弄疼了我,所以动作很轻。
      “对,那快,在往下点。”我指挥这娜娜。
      “是这么?”娜娜的手指轻轻的划过我的皮肤,然后停在我的胸口处,手指冰凉。

      “嗯,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看着娜娜那绝美的面庞上露出关切的神情,此时娜娜是站在我的床前的,弯着腰,把手放在我的胸口,她那36E的胸脯几乎就差那么几厘米就压在我的脸上,一股股幽香从她身上发出,然后钻进我的鼻子里。

      我深深的咽了一下口水,并且心跳不断加快。
      “我,我看不出来。”娜娜的手在我的胸口研究了半天,委屈的说。
      “你看看你摸的地方是哪里?”我试着开导她。
      “你的胸口啊,怎么了?”娜娜疑惑的问。

      “那在我胸口的下方是什么?”我继续循循善诱着,看着她那笨笨的样子,我又咽了一下口水。

      “嗯……是床单。”娜娜皱着眉想了一下回答我道,似乎她还是没弄懂为什么我让她猜这个问题。
      “咳……咳,”听了娜娜的回答我差点没一口口水呛死。
      看着我的咳嗽,娜娜连忙来帮我拍着后背,“我回答的不对么?”娜娜尴尬的看着我。

      “你回答的太对了,我的胸口下面确实是床单。”我一脸黑线,但是还安慰着娜娜。

      “那……?”娜娜依然是一脸疑惑。
      “其实我本来是想说,因为你不理我,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好吗我的心会疼呢,你没发现么,你刚刚摸着的地方正好是我心脏的上方。”看到娜娜这么笨,我也只好不卖关子,直接给她说道。
      “嗯,对不起哦。”女孩子果然都爱听甜言蜜语,听到我这么说,娜娜跑回去把椅子拿回来,然后重新坐在我旁边,主动拉起我的手。

      就这样,她静静的看着我,我也静静的看着她,此时我们没有说一句话,却又感觉似乎千言万语已经在彼此心中,她的情,她的爱我全部都感觉的到,这个或许就是心灵相通吧。

      “你饿么?”过了不知道多久,娜娜轻轻的对我说。
      “嗯,不饿。”我捏捏她柔弱的小手告诉她。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你会一直疼我么?”娜娜的头趴在我身上,用脸贴在我的手背,小声的问道。
      “嗯。”感觉到娜娜脸蛋皮肤的细腻,我点点头。

      “你知道吗,你是除了妈妈以外对我最好的人。”娜娜低着头,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的发抖。

      “其实,我是个孤儿。”娜娜的声音虽然低缓,但是却清晰的传到了我的耳朵。
      虽然心里无比震惊,但是我没有打扰她,我知道,娜娜是真的把我当作亲人了,所以才会告诉我这些。

      “我的脑海里没有一点点关于我亲生父母的记忆,听孤儿院的护工阿姨说,我还在襁褓的时候,就被他们丢在了孤儿院门口。呵呵”说道这里,娜娜轻轻的笑了一声,但是我能感觉她笑死里那无尽的悲伤。

      “其实小的时候我长的不是这样的。四五岁的时候,同龄的女孩子都开始收拾的漂漂亮亮的等待有好心人接她们出去,那样就能有一个家了,当时我是多么的希望有一个家,有个爸爸和妈妈供我每天撒娇,能把我捧在手心里,可是不能。”
      娜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当时的我,一脸的雀斑,而且或许是因为发育太早吧,四岁左右的时候我就开始换牙,一双大门牙掉的光秃秃的,再加上在孤儿院吃不好,我的身体很虚弱,特别瘦小,所以当时的我,就如同一个万年老巫婆一样的面目可憎。”

      娜娜开始微微的抽泣起来。我只是把另一个手,放在她的一头五黑的长发上,轻轻的抚摸着。
      “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小朋友,一个个幸福的被好心人接走,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偷偷的哭泣。而且当时的我,因为太丑,没有小伙伴愿意和我做朋友,愿意陪我玩。
      反而他们还会经常欺负我,合伙来打我,很疼,很疼。疼在身上,也疼在心里。那种感觉没有人能知道,好像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一般。”

      眼泪顺着娜娜的面庞流了下来,经过我的手,然后慢慢消失在被罩上。

      “终于在我五岁的时候,有一家人,收留了我,因为男主人不育,所以才想到去孤儿院抱养一个。我以为,我的春天来了,新的家庭里,叔叔和阿姨都对我很好,对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来说,那就足够了,不是么?那段时间,真的很甜蜜。呵”
      似乎是想到了当时的生活,娜娜稍微止住了点哭泣,甚至还轻轻的笑了一下。

      “可惜好景不长,半年后,阿姨就查出来怀孕了,然后叔叔阿姨对我的态度就变了,几乎天天除了打就是骂,三个月后,终于,他们再一次把我送回了孤儿院。”

      “但是虽然在叔叔阿姨家会挨打受骂,最起码是一个家,一个我渴望的家,在叔叔阿姨送我回来的那天,他们的态度变得出奇的好,就和当初我刚刚去他们家一样,然后阿姨还告诉我,只是短暂的把我送回来住几天,过几天就会带我回去的。嗯,当时我傻傻的相信了。还让他们快点回来接我,你也可以想象的到,后来他们再也没来。”
      说到这里,娜娜的口气变的异常冰冷。

      “初回孤儿院的时候,我当时还很开心,以为自己能够和其他小朋友一样了,能一起玩耍,一起嬉戏,可是后来证明我又错了。”

      “你不会想象的到在孤儿院被接走然后又送回来的孩子的可怜,所有人都嘲笑我,说我不乖,还有的说我身体有问题,我感觉当时不管走到哪都是大家的笑柄,而且,他们无聊了就会来欺负我,欺负的更加变本加厉,当时,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
      “当时我唯一的念头,就是叔叔阿姨能早点回来接我,把我带离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

      “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我知道了,他们说的回来接我,完全是骗我的,呵呵。”娜娜又笑了一下。

      “我无数次的想过要去死,但是我怕,我 怕疼,怕黑,甚至怕死后还是会被他们欺负,而且,或许只是叔叔阿姨有事呢,马上就会来接我了,我骗自己,你可以想象一下,那么小的一个小女孩,以自己骗自己得以生存下去,那是有多悲哀。在这种担惊受怕中,我过了两年。”
      “这两年里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话,我尽量躲避着所有人,他们欺负我了,我也是慢慢的承受着,我希望能有一天叔叔阿姨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他们只是有事,才会晚来一些。”

      娜娜抬起头,看着我,虽然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一份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是她的那双大眼睛里,却充斥着无尽伤痛。

      “再后来,就是我遇到了现在的妈咪,不知道为什么,她去了孤儿院一眼就看中了我,我记得的很清晰,那天她问我小朋友,要不要跟阿姨走。开始的我不敢看她,目光也只是躲闪,她笑着牵了下我的手,她的手很大,很温暖。”说到这里,娜娜的脸上我终于看到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妈咪一直单身,没有结过婚,很多人都在追求她,但是她却一个都没有答应,后来觉得年级大了,才会去包养的我,而根据她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见我的第一面开始就喜欢上我了。一群人都围着她讨好她,只有我安安静静的在旁边站着。”

      “刚刚到了新家的时候,我还很排斥,因为在孤儿院那几年的经历,让我对所有的人充满了警惕,或者可以说是敌意。所以虽然她对我很好,给我安排学校,让我上学,可以说,这种生活和之前的相比纯粹是天壤之别。”
      “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逐渐开始变得好看,就向丑小鸭变白天鹅一样。但是因为前几年的经历,拒绝了所有要和我做朋友的男孩女孩。而妈咪,我到了她家,也有大概半年的时候才和她说的第一句话,一度妈咪认为我不会说话,要带我去看医生呢。”娜娜有点调皮的吐吐舌头。

      “再后来,我真正的意识到了妈咪是真的对我好,不会欺负我,也不会再次抛弃我,我才逐渐的和妈咪开始交流,说话,而且我只会和妈咪去交流,说话。一直到遇见你。”娜娜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的人生,算是畸形吧,一般人都会嫌弃吧,你现在还喜欢我还要我做你的女朋友么?”娜娜问道,虽然她表明上装作很随意的样子,但是我看出了她眼里的那丝不安。
      “傻丫头,我说过,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女朋友。我希望在十年后我同样会这样对你说。”我捏捏她那柔软的小手,坚定的告诉武汉癫痫是否能治好她。

      娜娜在现在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愿意有什么隐瞒着我,而且害怕我会嫌弃他。呵呵,她真傻,我感动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她呢。

      我现在所最主要做的,就是坚定的告诉她,我喜欢她,什么都不能改变。
      “你知道么?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很亲切,就和当初第一次见到妈咪一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出自于女孩子的第六感吧。”娜娜听到我的回答,那本来佯装平淡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些幸福。

      “我第一次见到你,也很亲切啊,嘿嘿。”我傻笑到,看着娜娜那近在眼前的面庞,还有,咳咳36E。

      “咳咳,不说这个了哈。”我急忙转移话题道。被人抓到偷看她的胸部毕竟不好,虽然娜娜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
      “起初,只是对你有好感罢了,还没有喜欢上你,我不讨厌的人,虽然少,但是也还有。”娜娜低着头害羞的说。

      “额,那你是怎么喜欢上我呢?”听到娜娜这样说,我来了兴趣。

      “以前,妈咪教了我很多,其中我最喜欢的是钢琴,但是从上次的一次事故中,我就再也不弹钢琴了,一度我都很无聊,就在那时,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英雄联盟,试着进来玩了会,从那以后我就被它给吸引住了。”娜娜有些尴尬,毕竟女孩子贪恋玩游戏有些不好。
      “然后呢?”我就说娜娜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去玩lol这个大多都是男人玩的游戏呢,原来是失去了最爱的钢琴,被lol趁虚而入了。
      “然后我在游戏里也没人教我,我就玩的很烂,虽然只玩人机,但是大多数人都骂我……女孩子玩游戏真的没天赋么?”娜娜一副委屈的样子。

      “才不会,你看现在我教你你不是进步很快么?”我摸摸她的脑袋,微笑的安慰着。
      “是啊,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有点喜欢上你了呢,你这么厉害,但是从来都不嫌弃我,还教我,还帮我赢,呵呵,你真好。”娜娜向我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不是吧?”我惊讶的看着娜娜,居然是因为我教她lol才喜欢上我的,怪不得现在那么多小孩因为游戏玩网恋呢,不过,我和娜娜不算网恋吧。

      女孩因为lol而爱上男生的不少哦,lol还一般,据说有个叫什么X5的游戏,几乎就是每天成就的情侣,奔现实的情侣可以绕地球四圈,比我们大TM每天死的次数还多,毕竟对于现在的网络社会,很多宅女腐女很少和外界接触的,而且在游戏里也看不出你是高富帅还是屌丝,等到日久生情……

      我以前就看过一个笑话,这里分享给大家。

      高富帅最后一次哀求道:“和我在一起吧,相信我,我会对你好,你甩了那个臭屌丝!我可以带你去旅游!只要你能开心!去哪里都行!”白富美不想再隐瞒他了,道:“他曾经不顾自己的生死救过我。所以,我放不下他。。。”高富帅有点惊讶,更有点好奇,问:“你能和我说说他救你的事情吗?”白富美说:“当时情况很危险,我残血,后面跟着满血的赵信和盖伦。

      所以撸吧的兄弟们要给力哈,没另一半的抽空多带带妹子,别怕妹子坑,rank掉下去几十几百算啥,为了下半辈子的性福!

      言归正传。
      “而且,后来和你相处久了,慢慢的有些依赖你了,每天都会盼着早点到中午,然后能让你教我打游戏,即使是我最讨厌的学习,在有你的伴随下也便的有趣起来。”娜娜温柔的看着我。
      “真正的发现我爱上你,是在当时看到你被人打的时候,当时真的好心疼,就好像是那些人打在我身上一样。”说着说着娜娜竟然又有想哭的趋势。

      “乖,不哭。”我摸着娜娜那光滑的小脸蛋。

      “我当时看情况不好的时候就给妈妈打电话,等妈妈赶到的时候你已经被打的倒下了,我好恨,好恨自己。”娜娜的手在我身上的伤口轻轻抚摸着。
      “傻丫头,不怪你,还得谢谢你呢,如果不是你叫阿姨过来,那么我和金瑞说不定就要死翘翘了,还得谢谢你呢。”我安慰着娜娜。

      “诶,对了,金瑞怎么样,他没事吧?”说到这我才突然想起了小黄毛,咳咳,一直都只顾着娜娜了,倒是把小黄毛给忘记了。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