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站地图 >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三十一)

时间:2019-10-29 15:12:58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三十一)

第三十一章 神秘来客

在准备第二项测试期间的这几天,几乎是度日如年。虽然阿卡丽在病房里对我说那些话不过一小时左右的时间,但这一小时所造成的伤害即使用一百个,一千个甚至一万个小时都可能无法愈合。
 这几天我最怕的就是见到阿卡丽,虽然脑海里预演了各种见面的方式:尴尬一笑、攀谈两句又或是直接走开。但当我真的遇见她,所做的只是远远的看着,而她这几天的脸上也没有了往日的笑容。好在实他们几个都在准备考试,做着恢复训练之类的,没有怎么关注到我们俩,这只能算作是不幸中之大幸了吧?
 测试前三天,我还在练习着暮光流的忍术,虽然我现在只能运用诛邪斩和却邪,但若是真到了实战中,我只能实用不到两次却邪。比起慎,实在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而忍术又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练会,所以只好将已经学会的东西掌握的更好,争取炉火纯青。

忽的,不远处走来一个人,身穿蓝色的忍服,俨然是当日救过我们几人的亚伦。
 我开口说道:“亚伦前辈,还没有谢谢你上次的搭救。”
他笑道:“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我期待和你堂堂正正的较量一场。”
 “你是说现在吗?”
 “现在的你伤还没有痊愈,不是我的对手。”
 “那你现在来的意思是?”
 “没什么,只是觉得无聊,找点乐趣罢了。”而后,他便无缘无故笑了起来。
 我心想这真是个奇怪的人,却又说不好他奇怪在哪里。
“以你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连下忍都不是?”
 “这都被你发现了啊?怎么说呢,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想。”

“那你这次又为什么来参加选拔了呢?”
 “因为这次我想。”
我心说要不是因为马上就要进行一对一的单挑了,我今天一定要上去揍他一顿不可。虽然他并没有用什么攻击性的语言,也丝毫没有恶意,但字里行间就是让人觉得有一种想要揍他的冲动。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很多人都这样说,我已经算作是一种夸奖了。”
 “我直接或间接杀了你两个同伴,你难道不想为他们报仇吗?”
 “同伴?呵呵。”他笑道,“那种水平的人怎么够资格当我的同伴?别开玩笑了。”
 “不是同伴你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行动呢?”
 “因为我喜欢。”

我实在觉得这人不可理喻,没有说下去的必要,随便应付了两句,就找借口离开了。正当我转身的时候,他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说道:“有朝一日我一定会亲手打败你的,影流之主,呵呵呵呵……”
这一句话惊出了我一身的冷汗。
“你到底是谁?”我略带紧张的问道。
“呵呵,我是谁你早晚会知道的,不过不是现在。”
虽然他身上丝毫没有杀气,却给我一种强烈的压抑感,仿佛在他面前我只是一只受人宰割的羔羊一般。那种令人生畏的感觉实在难受极了,我只想快点摆脱。当我想要快点离开的时候,却感到肩头被他死死的擒住,根本活动不开。正在用力之际,他忽的一松手,让我一下失重,险些跌倒。
 之间电光一闪,他已经到了我的面前。
“还生气了呢?我喜欢你这种表情。”

我已经被他这种无故挑衅的行为激怒了,特意加重了声音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哎,既然你不肯陪我玩,那我就去找那个暗影流的小姑娘好了。”
 “你敢?!”虽然我和阿卡丽的关系现在到了一个极其尴尬的地步,但我决不允许这样一个怪咖动她一丝汗毛!
“对,对,就是这种感觉,越来越有趣了呢。这两天怎么没见你们两个在一起,是不是出了点什么事啊?”
 “你放屁!”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拔出忍刀像他砍去。被他轻轻一蹲就躲过了我的居合斩。
“这么慢的刀法可是对我无效的哦。”
他的身法极其诡异,连滚带跳,将我的攻击视为儿戏,而他自然是乐在其中,怡然自得。但这却大大的加重了我的怒意,然而我越是愤怒,就越是打不到他,越是打不到就越是愤怒,在这样一个死循环当中,我觉得自己就好像头牛士所斗的牛一样。忽的,我停下了攻势,停在了原地。既然他想像斗牛一样耍我玩,那我为何要像牛一样被他耍呢?

“哎?你怎么不来了?”见我不言语,他继续说道,“刚说完你这人有意思,现在怎么开始无聊起来了?无趣无趣。 ”
果然如我所料,面对这样的家伙,视而不见往往是最好的选择。就好比在马路上遇到一个精神病,如果精神病开口骂你,那么最好不要与他争辩,快点走开比较好,不然在外人看来你也成了一个精神病。
 可我眼前这个家伙显然不是精神病,他忽然收起了笑容,冷冷道:“既然你不攻过来,那就换我攻过去好了。”
电光火石之间,不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掐中了脖子,推到旁边的墙上、
“现在的你太弱了,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快,运用你的影流之力!”
我深知此处是均衡教派,均衡教派与影流的积怨太深,如果在这里运用影流之力一旦被发现就大难临头了。我一人被杀是小,若是牵连到整个影流可就麻烦大了。虽然如此,但他掐住我脖子的手却越来越用力,看样子我若不运用影流之力,可能真的要被他活活的掐死了。就在我渐渐失去挣扎的力量的时候,从不远处传来了实的声音:“劫,你在那里吗?我有事情要和你说!”并且听脚步声越来越近。

“哎,真无聊。”亚伦叹了一口气说道,“想不到影流之主是这样一个无聊的人,弄的我连杀你的欲望都没有了。” 而后便松开了手,以闪电一般的速度离开了。虽然实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闯祸,但这次却实实在在被他救了一命,真不知道有这么个朋友是不幸还是该庆幸。当然啦,这是笑谈,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虽然我们五个人是同一时间相接触的,但从来都只有实一个人告诉我心里话。这并不是说别人都对我有所隐瞒,只是别人都没有像实一样愿意和我说这么长时间的话。
“实!我在这里,在演武场!”我咳嗽了两声后说道。
 没过一会儿,实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劫,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刚刚和别人打了一架。”
 “打架?行啊你,马上就一对一了,还不忘找个对手练习练习。”

“别耍贫嘴了,怎么了?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你玩会儿。”
我听后差点吐血,刚刚一个来找我玩就差点把我玩死。
 我惨笑道:“少来了,你肯定是有事。有事你就说呗。”
 “好吧,那我就不跟你卖关子了,你也知癫痫病对人的身体有哪些危害呢道我是一代天才忍者,自幼年起,便可以熟练运用各种武器,现在依然掌握了成千上万种不同的忍术,故而有一件事,想要考考你。”
 “你都掌握了成千上万种不同的忍术了,就没必要考考我了吧?”我想了想说道,“你要是想要破解暮光流忍术伊春癫痫病心理治疗的方法,就直说,拐弯抹角干什么?”
 “嘿嘿,还是你了解我,有什么方法吗?我是想万一遇到什么暮光流的小忍者,不忍心欺负。”
 “打住。”我比划了个停的手势,“你要是在耍贫嘴我可就不说了啊。”
 “行行,我打住,你就快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难的。暮光流的忍法诛邪斩是一式横空劈下的刀法,挡住或者躲开都可以,至于怎么躲就不用我给你示范了吧?”
 “这我当然知道,可我要问的不是这个,而是那天空渡老师所实用的那个,将敌人全部控制住的招式怎么躲开。”
我心中暗叫不好,因为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学会影缚,如果直接说会不会有些太丢人了?虽然实不会取笑我,但还是会把这事当成话茬,是不是烦我两下的,于是我正色道:“ 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影缚的使用范围比较近,并且是一条直线,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拉开距离。但你是暗影流的忍者,攻击方式主要都是近战,所以就尽量避开直线就好了,尽量绕道暮光流忍者的背后,那样的话,他没有视野一般不会影缚到你的。”

“那我怎么绕到他背后去啊?”
 “你不是有霞阵吗?用霞阵隐身啊。别说你连霞阵都不会用?”
 “谁说我不会用的?我只是一时没想起来。”
之后的我们聊了很久,虽然这段时间里面发生了太多太多,但和实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能感到快乐。这让人很难想象到他悲惨的身世。特别是知道了阿卡丽与慎的身世后,我更加觉得实可怜,但每次见到他又都觉得他与悲惨二字无缘,因为他的脸上永远洋溢着阳光,仿佛充斥着无限的正能量。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河北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比较好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