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资讯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34

时间:2019-10-29 19:42:48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34

旁边的人都自觉的让开了一片空出来的区域,好不伤及无辜。
我们学校食堂就是这样,因为食堂是学校承包给外面的一个老板的,所以也就是说食堂几乎和学校没有任何关系。
而且老师们一般都是不来食堂吃这种廉价菜的,所以食堂是老师们很少踏足的地方,但是我们学校的住宿生里,绝大多数是周围农村的,农村的孩子和我一样,大多都家境都不太好,在食堂里吃饭。
所以就导致了食堂的人流量特别大。

而且我们这个年纪又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平时这么多人来食堂吃饭,磕磕碰碰肯定是少不了的,所以食堂里面经常出现打架什么的问题。
但是由于我刚刚说过,食堂是承包给外面的老板的,学校的精力都抓在别处,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管食堂这块,所以只要不出太大的问题,学校对这种事也是爱管不管。
而且食堂里每次打架的时候,可能是出于中国的的社会现状就是这样,还可能是以前有次打架,有个上去帮忙拉架的人,被打到住医院了
到现在,食堂里每次打架一般很少有人去看到打架上去拉架的。

一般绝大多数人,都是站在一旁看个热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有少数那些惟恐天下不乱的人,甚至会在一旁看人打架而拍手叫好。
我走过去的时候,曾旭已经被两个硕壮的小子给推到在地上,那两个小子站在曾旭的前面,大声的骂着着曾旭:“操你妈的小B崽子,你不是爱插队么?你在插给爷爷看。”
而且他们边骂边捋起袖子,看这样子是不打算放过曾旭了。

曾旭躺在地上,脸部铁青,嘴角已经流出了一丝鲜血,看样子应该是刚刚被那两个小子往脸上揍了一拳。
但是曾旭虽然躺在地上,听到那两个小子不分青红皂白的诬陷他插队,还是有些委屈的说:“我没有插队,那个位置本来就是我的。”
看到这里我也差不多算是看明白了,曾旭刚刚和我跑出去说话,然后说完回去要回到自己的位置,那两个小子一定是不愿意了,然后就产生了眼前的这一幕。
说起来曾旭被打,还应该怪我,如果不是他看见我,跑过来和我说话,那么就不能发生这一幕。

“操你妈的,还犟嘴。”一个小子看到曾旭在地上还不老实的,在那里解释,有些脸上挂不住了,提前胳膊想上去揍曾旭。
另一个小子看着同伴上了,也是朝曾旭走去。
“你们别乱来,高二的蛮子哥知道不,我是跟高二的蛮子哥混的。”曾旭看到他俩过来了,也是说出了蛮子的名字。
一般在现在的情况下,曾旭自己抗不住了,也只能说出来他自己的一个靠山,或者说是后台,如果这个靠山或者后台的名气大的话,也许就能震住对面,从而将这次事情躲了过去。

“哦,蛮子?”那两个人听到曾旭说出蛮子的名字,显然也是听过,站在那里,没有接着往前。
“嗯,蛮子哥是我的兄弟,如果你们打了我,就等着后面挨揍吧!”曾旭看到他们没有继续向前,以为他们害怕了,也是松了一口气,幸好这两个人听过蛮子,要是没听过蛮子的话,那么他就可能免不了一顿打。
他希望能吓吓面前的两个人,让这两个人因为忌惮蛮子而不敢动手。眼前的这两个人显然是那种冲动的人,那种能暂时唬住他们,能免了这顿揍,就是曾旭现在最大的希望。

“那是当然。”曾旭听到他们问,也是急忙回答到。“蛮子哥可是天天和我在一起的,你们揍了我,就等着后面的报复吧。”
“好,那你给蛮子打个电话,如果你们真的是兄弟的话,我们就看在蛮子的面子上饶了你一次。”终于其中一个服软了,对曾旭说。
“额,我没有手机……”曾旭听到他们让自己给蛮子打电话,也是一下从刚刚那以为大难不死的开心状态中走了出来,为难的说。
毕竟现在寝室里面大多数都是住宿生,农村的,我们学校的住宿生有很多都没手机。

“操你妈的你是不是忽悠我呢。”说让曾旭给蛮子打电话的那小子听到曾旭这么说一下怒了,他以为曾旭是蛮子的兄弟才给他这个面子让他打电话的,结果曾旭直接说没电话,他听了就要再次向前上去揍曾旭。
“我真的没骗你们,蛮子哥真是我兄弟。”曾旭看到他不信,反而又有上来揍自己的趋势,也是急了,怕这两个人忍不住就直接上来了。
“那你怎么证明呢?”那小子听曾旭这样说,心里也许已经认定了是曾旭在骗他,站着冷笑道,“你能证明就饶了你,怎么样?”
“我……”曾旭听到这,彻底为难了,现在没有手机叫不来蛮子,哪有办法证明蛮子和他的关系啊。

“好,我的手机给你用,你给蛮子打电话。”这时另湘潭治疗效果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一个小子从口袋掏出来了手机,就要递给曾旭。
但是曾旭看着眼前的手机却是没有接过来,只是焦急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我,我没背住蛮子哥的手机号。”
“还特么装,说没手机,手机给你了,又说没号,呵呵,信不信我们哥俩能削死你?”那两个小子听到这显然已经确定曾旭一定是唬他们,也是恐吓曾旭到。
但是现在确定了曾旭在唬他们后,他们反而向前走的很慢,似乎是想给曾旭心里压治癫痫病哈尔滨哪家医院好力一般。很多人就是这样,喜欢看着别人对自己恐惧的样子。

曾旭看着眼前的这两个身体硕壮的家伙向自己靠来,虽然躺在地上,但是也是害怕的慢慢的用手往后退着,地方本来就不大,刚刚退了没多点,曾旭就退到了后面的墙边。
没处可退了,曾旭只能求助的看看旁边,希望能有个人跳了出来帮他一下,但是,现在眼前这两个小子明显不好惹,有谁那么好心的上来帮他?
看到几张幸灾乐祸的脸,曾旭仿佛也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无奈的抱着头,闭上了眼睛,认栽了吧。
“孙子,还往哪退,今天爷爷就让你知道有些人你是得罪不起的。”那两个中的一个小子站的高高的看着曾旭,对曾旭说道。

说完就要拿起拳头来砸到曾旭身上。
“哥们,差不多了吧?”就在那小子拳头快要打到曾旭脸上的时候,我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握住他的手腕的时候就能感觉的到,他的力气算是一般把,只能说是比普通人大那么一点点。
虽然他看上去长得高高壮壮的,但是和王萧他们,明显还是不是同一个等级的,充其量算是有点蛮力而已。
我只是用了一点点巧劲,就让他的手臂一点点都在砸不下去。

由于他们两个人刚刚的注意力都在曾旭身上,而且也不认为围观的这些人里能有人出手帮忙南宁癫痫病去哪治好的,在住宿生里混的好的,一般也不来这个食堂吃饭的,因为这个食堂饭菜太次了。所以直到我握住了其中一个人的手臂他们才抬起头来看到我。
“七哥……”没有感觉到砸下来的拳头,曾旭听到我的声音,也是睁开了眼睛,看着我在他面前,也是面露喜色的叫了一声。
“嗯。”我冲他点点头,示意他不要担心,这小子,刚刚可能只记得蛮子了,忘了我也在这个食堂吃饭来了,我就这么被赤裸裸的忽视了么?
“你是?”那两个小子看到突然冒出来了一个人来拦着他们,没有动手的那小子就要急的过来揍我,但是被那个我抓着胳膊的人给阻止了。

现在出来多管闲事,除了那种傻逼以外,就是那些真正的有能耐的人了,而我,现在抓着他的手,他能明显的感觉到我的力气。所以一时也是忍下了愤怒。
“我是谁我说了你也不认识。”我冲他无奈的耸耸肩,这小子傻逼呢,问这问题,我是今天才开始来住宿的,又不像蛮子那种在寝室混了那么久了的,我说了我的名字他能知道么。
“嗯,哥们,你看我这有点事,这小子得罪我哥们了,如果你不插手的话,等这事结束后,咱俩还可以做个好兄弟,你看怎么样?”这小子听到我说话后也是气了个够呛,但是还是忍住脾气对我说的。

因为在现在这种场合,他们已经可能得罪了蛮子了,虽然他们心中认为概率很小,但是还是有的。
突然又冒出了一个我,他们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但是从我的出手来看,至少我后面有人的可信度比曾旭大多了,如果再得罪一方势力,那他们也就可以说不用在宿舍混了。
“你猜我管不管?”我听了他的话后笑了。

我心里觉得这小子傻逼呢,他这话问的,刚刚曾旭叫我七哥了,那证明他肯定认识我,而且我既然已经出手了,就不打算在停了下来。
如果他识相点,现在退却,也算是他走运吧,至少他们能免去一顿打。
“小子,你他妈的是执意要管这件事了,是吧?”那小子的耐心显然也被磨光了,对我说话开始不客气起来。
“我现在肯定的告诉你,是,我要管,怎么的!”听到他的口气我也是强硬了起来,我这人,如果别人对我软还好,如果对我硬,那对不起了。

“是么?”他捏了捏拳头,由于我之前和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松开了捏着他胳膊的手,所以他的两只手现在都是空着的,但是看他的现在的神情,也是那种好冲动的家伙,似乎是想冲我出手。
看到他的表情,我的心里也是做好了被他偷袭的准备。
“还问我怎么的,那劳资就那就先干你。”他咬牙切齿的说完,果然不出我所料,贸然就是一拳冲我的胸口打来。
由于我离他很近,而且之前他和我说话自认为是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他认为我不可能躲开。

看他硕壮的身材,如果打中一个人的胸口的话,至少他认为像我这种体格的人是承受不住,打架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你一旦被别人打倒在地上了,然后还有好几个人在群殴你,那么也就证明你可以说是没啥机会翻盘了。
他占了率先出手的优势,想把我一次性的打倒,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的拳头并没有打到我身上。
我早就知道他要出手偷袭我,怎么还可能让他打到,知道他近距离的爆发应该很高,所以我没选择和他硬拼,当然,我是能拼过他,但是我不想为了他这么一个小喽喽还费那么大的力气。
所以在他出拳之前我就有心要躲了。对于他这种水平,我只是身体往后轻轻的后仰了一下,就躲开了他绝大多数的力气,然后顺势的拨了一下他的手臂。

因为他的这一拳可以说是用了他自己的大多数力气,所以被我轻轻的一拨,因为力用空,他的身子就向旁边倒了过去。
看着他倒下去,我也是退后了几步,和他拉开距离,因为虽然我有信心能够躲掉他的攻击,但是什么事还有个万一呢,如果我一时疏忽,被他突然偷袭到了,那当着这么多的人我岂不是很丢人。
“操……”他走了几步稳定了下来身体,然后一脸郁闷的骂了一声。
我用的是巧劲,而不是蛮力,他还以为我是凑巧因为运气才躲掉的这一拳,所以心里相当的不服气,这些不服气在脸上也表现了出来。

稍微酿跄的踏了几步,然后他稳定了下来后,不服气的他又想要冲了上来,但是被他的同伴阻止了。
“一起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的同伴冲他使了一个眼色,似乎是在我刚刚的出手中,看出一些倪端,想要两人一起上来。
“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他听到同伴说话后拒绝到。
这小子刚刚打了我一拳没打到,心里以为是我偷巧,所以很不服气,而他的同伴现在的插话,更是让他感觉面子上受损了,他果断拒绝了他的好意。

确实,从身体优势上来看,他要比我高的多,也壮实的多,他可能觉得如果连我都打不过,那就太丢人了。
拒绝了同伴之后,他也是长了个心眼,脸上露出谨慎的神色,小心翼翼的朝我逼来。可能是他觉得虽然我上次是因为运气躲掉了他的拳头,这次不在给我这个有运气的机会。
终于在离我还有差不多一米左右的时候,他抬起一脚向我踢来。
不过,看他这软绵绵的腿劲,就这也想踢倒我,我也是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表情,直到他的脚快要踢倒我身上的时候,我才往旁边一闪,躲过了他的这一脚。

对于他的这一脚我都懒得评论了,小时候在武馆和师傅学成了之后,一直没有动手,而我长大之后,单挑只是和王萧单挑过,而且都还赢了王萧。
他的这水平和王萧,简直是没法比,和王萧当初打的时候,可以说我还是费了很大的力气,可以说全神贯注的才赢的,和他这次,简直就和在玩一样的。
不过想想也是,王萧那可是凭借自己的本事混到高一老大的位置,而他呢?估计连个班级老大都混不上。
对了,我们学校每个年级二十多个班。

在我躲掉他的这一脚的时候他也是又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之后冲我破口大骂起来,“小B崽子,你敢不敢不躲,和爷爷光明正大的打。”
我听到他的话之后笑了起来,这句话好耳熟,似乎当初我在躲过谁之后,他也这么说过吧,但是我忘了是谁。
但是我嘴上没说,心里不禁暗骂了一句,“你SB啊,劳资能够以逸待劳的打过你还费那么大的力气干嘛。”当然,我嘴上不说的原因是周围很多人站着看着呢,里面不乏有一些漂亮MM,我偶尔还是要注重一点风度的。
“我就特么还真不信了,打都打不到你。”那小子一脸郁闷的冲我骂道。然后就又要向前来。

这次他的同伴开口了,“还是一起吧,快点解决了,要不在这墨迹这时间也不好,我们还要吃饭呢。”
这次他没有反对,而是点点头,似乎是听到他同伴说还没吃饭呢,也是说动了他,但是嘴上却是丝毫都不饶人,也似乎是说给大家听,给自己找回点面子。“劳资是因为没吃饭所以才没打到你呢,下次爷爷吃饱了一个能揍你俩。”
我听后不禁心里再骂一句傻逼,这小子连说话都说不明白,前一句说是劳资,后一句说是爷爷,他难道是他自己的爹么?
我冲他嗤之以鼻。

看来他们两个确实也不想磨时间了,那小子说完之后就向我围了过来。
我当然也是面无惧色,如果他们人多一点我还可能会忌惮,但是只有两个人,我只能呵呵了。
“七哥,我来帮你。”这个时候曾旭也是站了起来,看到他们两个人要一起来对付我,大声说道,但是他说出口之后,那两个人就冲他瞪了一眼,愣是把曾旭给瞪的站在那一动都不敢动了。
“我一个人就行。”我冲曾旭笑了一下说。我也看出来他是被吓住了,本来我就知道曾旭这种类型的人,就是那种想要很努力的去混出来,心中的理想是好的,无奈总是胆小。

为了保护好自己,所以平时会拼命的认识,或者说是讨好一些混的还不错的人,得以自保。
当然,我没有讨厌他的意思,至少他在我这里还是让我看的蛮顺眼的,当初依琳的事就是他告诉的蛮子,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而住宿的时候他提供的线索也相当有用,再加上他今天对我的态度挺好的。
所以,我为了他出手平事情,也算是心甘情愿。
那两个小子听到我狂妄的说我一个人就行,也是一脸嘲讽的看着我,因为打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事,两个人打一个,要比一对一的胜率提高好几倍。

当然,他们也没有傻到占了便宜在说出来,而是看到曾旭站在那不敢过来的时候直接上了。
现在他们是,吓唬住了曾旭,如果不快点动手曾旭反应过来了呢?曾旭和我二打他们二,那他们想要拿下绝对要比两个打我一个困难的多。
两个人一前一后,正好把我夹在中间,“小子,狂妄是要付出带价的。”在我前面的那个小子,不就是刚刚交手的那个,而是另一个一直在旁边看着的,他似乎是想要替他的同伴挽回点面子,一脸狰狞的对我说。
然后他冲后面那个人使了个眼色,就一拳直接向我的面门打来,这次他下手特别重,显然是想要一次性的解决完,在此同时,我感觉到后面那个小子也是一脚向我踢来。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