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吃信息 >

新书小说《绝美冥王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19-10-08 11:20:51

  《绝美冥王夫》已上线【岁月小说】 连载中,书号:502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丨信公丨众号(岁月小说)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

  宋薇弯腰给弟弟翻身,一边念叨弟弟以前多听话、现在变得叛逆又暴躁,早恋真是害人。

  我看她神色平常,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家有什么问题。

  “宋薇,这房间是不是通风不好?”我皱眉看了一眼,只有一扇滑开的窗户,但外面就是邻居家的墙壁,几乎是紧贴着!

  “还好吧,怎么了?”宋薇偏头看着我。

  “我觉得打开窗户、让阳光晒晒比较好。”我刚说完这句话,突然他弟弟猛地抽了一下。

  “啊!!”我吓得倒退两步,宋薇则惊喜的拍弟弟的脸。

  “小乔,你看,他有反应了!”宋薇兴奋的对我说,一边掀开弟弟的被子捏他的双臂。

  我头皮发麻,一步步的往后退,因为她弟弟的床上,分明还躺着另外一个人!

  可宋薇看不见,江起云说过她是纯阳血,见不到鬼,她看不到一个形容枯槁的鬼影缩在被子里!

  那鬼影看了我一眼,瑟缩了肩膀,闭上眼继续睡。

  他弟弟就这么天天跟鬼睡一张床?!

  “宋、宋薇……”我已经挪到了门边,“那个,我、我先走了,你送我一下吧,我怕迷路。”

  说完我立刻跑下来,冲出她家的房子,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些。

  宋薇追了出来问我跑这么快做什么,我一把拉住她道:“我觉得你家房子布局有问题,尤其是你弟弟那间房,要不把他换一间,要通风采光都好的。”

  宋薇皱眉道:“你觉得是我家房子风水不好啊?”

  “这个……我也不会看,或者你找个大师来看看?”

  “我哪知道大师在哪儿啊,路边算命的骗子倒是好找。”宋薇叹口气。

  “我回去帮你问问家里人——总之先把你弟弟换一间,他要好好休养,不能再睡这间房了,绝对不能!”我焦急捏着她的手。

  宋薇眨了眨眼,点头道:“好吧,看你这么紧张……等我爸回来我们就换。”

  》》》

  江起云出现在我房里的时候,立刻皱起眉头问道:“你又去哪里沾染脏东西了。”

  脏东西?我满头黑线。

  “我去宋薇家看他弟弟,一进去就觉得不对劲,后来在他弟弟的被子里看到一个鬼,那鬼也看到我了,不过它闭上眼继续睡,没伤害我。”我老实交代。

  “废话,你里里外外都是我的气息,普通的鬼就算不认得你,也不敢随意冒犯。”江起云不耐烦的说道。

  里里外外……我忍不住想起他留在我身体里那些羞耻的东西,耳朵有点烫,赶紧详细说了一遍我的感受。

  江起云听完,轻轻的勾了一下唇角,他在笑?

  “你学道法道术是不成了,不过看看风水还是很有天赋。”

  “啊?”

  “听你描述的情况,那应该是活人住死屋。”

  我起了鸡皮疙瘩,问道:“什么叫活人住死屋?”

  “那房子三面都紧贴邻居的墙壁,气窗太小,只有大门一个出口,这种构造类似坟墓……可能周围的房子是后来建的吧,所以最近他弟弟受影响很大。”

  “那她弟弟有没有被那个女鬼抽魂啊?那个女鬼附身的身体,应该就是他弟弟暗恋的同学。”

  “没有,阴差查看过,他弟弟是阴气侵体、本来晒太阳休息几天就好,谁知道家里还躺着一个,能醒的过来才怪,再多躺一段时间,命都没了。”江起云提醒道:“你不要多管闲事,给她提建议就行了,是否执行是她们的事。”

  我点点头:“我懂。”

  阴气侵体会昏倒?跟鬼呆太久还会没命?那怎么我跟江起云……都做了那么多,我也没事呢?

  而且现在他每天都会在我身边呆很久,一般是晚上出现在我房里,直到我睡着。

  “你不是说很忙吗?”我疑惑的问,他这么百无聊赖的坐在我房里,干啥?

  他冷哼一声:“灵胎需要我的阴气。”

  好吧,我又自作多情了。

  “那你一般什么时候离开的?我有时候睡着了,你还在呢。”

  “到天亮,阴转阳的时候,我就离开。”

  我们没太多话说,我对他的恐惧已经消散了,虽然心里还有些怨他的冷情和凉薄。

  但我并没有资格去指责他,我们之间并非出于感情,或许等到这个孩子出生,我们的关系就像风筝线一样,说断就断。

  他带走孩子、而我孤独终老。

  》》》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突然狂震,吓得我一抖,一看时间刚过午夜十二点。

  江起云果然还在我房里,他单手支颐,靠在窗台的飘窗上,修长的双腿搭在我的电脑椅上,正闭着眼睡觉。

  电话是宋薇打来的,我怕吵醒江起云,悄悄的说道:“喂……怎么了……”

  宋薇的声音十分炸耳朵,她一边哭一边说随州看癫痫到哪里好道:“小乔,那屋子果然有问题,你今天说不能住,我把弟弟换我那屋去了,我就来睡他这边……呜呜呜,我做噩梦了!!我梦到一个病痨的男人说床太挤了让我走、不然就让我永远醒不过来!吓得我跑来跟我妈睡!呜呜呜……有什么办法没有啊!我家里是不是闹鬼啊!”

  “额……”我该怎么说?

  按照太爷爷的训示,有些话,说出口就是业障。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一只大手抽走了我的手机,江起云他拿过手机贴在自己耳朵边,语气冷硬的说道:“要么拆屋重建,留出后院,保证前后通风采光,要么就搬走吧。”

  “诶?”那边的宋薇没反应过来,江起云就挂了电话。

  他将手机放回床头,冷冷的说道:“快睡觉。”

  我好气又好笑,这家伙简直专制,我接个电话也让他不爽了?

  看他走回飘窗那里,我犹豫着开口道:“如果你晚上必须呆在这里的话,来床上挤挤吧……又不是没挤过……”

  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是确认我是不是真心说这话。

  我也没多说,裹着被子缩到墙边,留了半张床给他。

  第二天我手机闹钟响起的时候,屋里只有我,也不知道他最后有没有睡上来。

  我的微信都快被宋薇刷爆了……她发了好多条信息过来,无非是:啊哈哈哈,对不起啊,打扰你们的甜蜜时刻!

  甜蜜个鬼……

  不过她最后一条信息有点扎眼:你们同居了啊,要注意避孕唷~!

  孕……我抬手摸了摸小腹,除了偶尔热热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反应,要不要买测纸试试啊?

  这个念头我纠结了一天,熬到晚上夜幕降临了,我洗了碗跟我哥说要去买东西。

  我哥正在打王者荣耀,一听我要出去,抬头道:“小祖宗,你最近出门就撞鬼,还是别去了吧。你要什洛阳治男性癫痫的医院么跟我说,我帮你买。”

  “我就去街口药店。”我老实交代。

  我哥脑子忒好,立刻反应过来,问道:“买套套?”

  ……我拿起一个罗盘准备砸过去。

  “哈哈哈,我是猜的,猜中了?”

  “不是!”

  “那买什么?你不是都给他怀灵胎了么,要套套干啥?再说了,人用的套套鬼不能用,要去阴山鬼市的专卖店买。”

  我瞪大了眼睛:“什么专卖店?还有卖这种东西的?!”

  “废话,你以为就咱们家干这行啊,多得是人倒腾阴间的东西,下次我去给你买点备用。”

  他说得轻描淡写,我却被雷的不轻。

  原来这个圈子有这么多难以相信的东西,活人当阴差、还有专门交易的鬼市、连给鬼用的套套都有专卖店!

  我来到药店小声的跟导购说买测纸,导购立刻塞给我一个盒子:现在谁还用测纸啊,直接用验孕笔吧,方便快捷、安全卫生。

  她嗓门好大,躁得我赶紧扫码付钱。

  回家洗了澡按照说明书使用,拿回房间里等着结果。

  我哥在下面吼了一嗓子:“小乔!下来听电话!太爷爷找你!”

  太爷爷?我有点不喜欢他,他老人家虽然为人很好、治理家族很有威信,但我们家族之所以整天与鬼怪打交道,也是因为他。

  老宅地窖其实就是他掏空的古墓,战乱年代靠里面的东西养家糊口、繁衍生息。

  直到今天,家族上百口人都做着相关行业,一个个对生死看淡、人情很冷。

河南痫病的食物疗法  太爷爷在电话里问了问我的近况,包括身体感觉怎样,有没有觉得异常什么的。

  我哪好意思跟他聊这些,只好说没问题。

  他突然提醒了我一句:“我听到成肃说,刑警队那边这两天出了好几个命案,他负责解剖的尸体,官方说是猝死,但他说是跟邪术有关,你俩年轻,注意收货、出货的时候,不要碰这些邪物。”

  太爷爷一说邪术,我立马想起了侯少文请的那个流氓铜像,不就是一个法师说要用的吗?江起云当时也给了两个字:邪道。

  我忙跟太爷爷说了这事儿,太爷爷一听语气很严肃了:“如果这法师知道那铜像是从你们这里请的,肯定会找上你们,记得千万不要帮他找货、也不要卖任何东西给他!!密宗跟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而且这是邪术,千万不要沾染上!”

  “是。”我点头看向我哥,我哥瘪瘪嘴也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我跟我哥说道:“哥,我知道你想为老爸攒钱,但有些邪乎的东西还是别过手了……我挺怕的。”

  我哥的性格混不吝,天不怕地不怕,他自己是不怕的,可听到我这么说,他认真的点头道:“行,你怕咱就不做,倒腾倒腾古玩就行了。”

  我回到房间,一开门就看到江起云站在书桌旁,他手里拿着那个验孕笔正在看。

  “喂!你怎么乱动我东西!”我面红耳赤,走上去抢过笔,偷偷看了一眼。

  鲜红的,二道杠。

  中奖无误。

  “这是什么东西?”江起云认真的问。

  “验……验孕的……”我匆匆丢到垃圾桶了,这才半个月啊,居然我的人生就翻天覆地了。

  这该怎么办啊……

  我烦躁的抓抓头,虽然当时迫于江起云的气势,我答应了这件事。

  可是现在想想,这并不容易,要预先做好很多计划。

  江起云看我拿着手机按按按,问道:“为什么还要验?戒指出现螭龙,就是最好的证据。”

  “你只管播种,你当然什么都不用烦啦!”我没好声气的吼道:“我要算时间请假、算时间办理休学!难不成大着肚子去学校,被人家戳脊梁骨讥笑啊!”

  身旁的床轻轻下沉,他的大手捏着我的脸:“怎么?怀着我的孩子,让你觉得很丢脸?”

  我笑了笑:“怎么会?这是冥君大人的恩宠,我应该感恩戴德,可是阳间有阳间的世俗规矩,人家怎么看我,我也只能受着。”

  江起云眯起眼,他生气的时候就是这模样,我都有些免疫了。

  》》》

  第二天去学校,宋薇一把抱住我,悄声说她弟有反应了,现在他们全家在外面租房住,准备把家拆了,要么重建、要么卖了地皮。

  我笑道:“幸好你是个听话的聪明人。”

  “那必须的啊!帅哥和好朋友的话必须听啊!嗯,小乔,你的咪咪好像又长大了,果然是有爱情的滋润啊哈哈哈!哎哟!”

  我一巴掌呼到她后脑勺,她吐吐舌头又说去逛街,还逛?!上次被那个小宝贝鬼魂吓得我够呛,我才不去。

  在我回家的时候,我家铺子前面停着一辆骚包的跑车,侯少文那家伙又来了!

  我匆匆跑进铺子,我哥正在跟他说话:“侯少,你说的东西我真没有,而且我年纪轻,也没什么特殊渠道,恐怕帮不了你。”

  侯少文难掩失望,客气了几句,就先走了。

  “他请

------分隔线----------------------------